最近听了两首谈自己父亲的歌,颇有感触,一首是许飞的《父亲写的散文诗》,一首是李宗盛的《新写的旧歌》。两个人都没有歌颂什么父爱,两首曲也只是简简单单的讲故事,故事很简单,也很打动我。推荐大家都听去听一听,听听这最真挚的感情。
 其实在我这个年纪是不该听这种歌的,许飞那首还好,唱的是对父亲逐渐年老的无奈;李宗盛那首,是写在父亲逝世后,但是并没有透露出那种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伤痛,歌曲本身更多的是对父亲的缅怀,是一个儿子对自己逝去的父亲和解。在整首歌中,我着重听的是李宗盛对父亲那种娓娓道来的倾诉,他描述的父子关系,不仅仅让我有强烈的代入感,也恐怕是曾经大半个中国的家庭状况;正如他在歌中唱道:

两个男人 极有可能终其一生只是长得像而已 有幸运的 成为知己 有不幸的 只能是甲乙

 整首歌没有一分技巧,字字是情。
 虽然李宗盛唱的不沉重但是这首歌我还是听的很克制,后来过了半个月我又听到了许飞的《父亲写的散文诗》,最初我反而是听的李健的版本,李健自己稍作改动,从儿子的角度,含蓄的唱出了父亲的感情,最后升华成一代人;两者的版本,有个评论说的很好:“许飞唱的是割不断的血脉亲情,李健唱的是一个时代的家国情怀。”若你问我喜欢哪个版本,我只能说我作为人的部分更多。
 写到这想起前段时间看的《觉醒年代》,里面陈独秀和他的两个儿子的故事,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复杂,依现在的我,或许对陈独秀和陈延年都有所体会,却又没有更深入的共情,感受最深的片段是后面俩兄弟去法国,陈独秀给他们置办行李,炒瓜子的时候,他不是什么中国青年的领导人,也不是什么大文学家大编辑,那个时刻,他身上的确是有普天下父亲的特质。我看到这里,真的是想起我爸,彷佛两个老陈跨越时空,两个父亲的形象重叠在一起。大抵是离家远了久了,的确是想家了。
 随着时间的增长,你会慢慢长大,也从校园踏入社会,那是什么时候你觉得父亲老了呢,是你长的比他高了吗?是他两鬓生白吗?还是他那从你有记忆开始就坚挺的身躯不知什么时候佝偻下来了?我细细回想一下,哦,原来是在数不清的附和和争吵的小事中,我的父亲不再像以前一样强势而为,而是不知什么时候,从他慢慢听从我的意见开始,我,长大了,而父亲,是真的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