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零二零已经走了百分之九十九了,这魔幻的一年终于要走了,什么川普下台,名人死了一个又一个,那真是现实比小说更离奇。说实话,二零二零开年谁跟我说疫情能持续到二零二一我是不信的,十二个月过去了,如今到了年尾,看着国内外,你现在有人跟我说这疫情要持续个两三年我也信了,这疫情蔓延的一年,是工作的第一年,是体重疯涨的一年,也是自己成长的一年。
 现在年尾来说这些,许多形形色色的人在这一年走进了我的生活,很难想象,在悦盈那个小公司也能遇见这么多有趣的人,你去了解他们并成为朋友,这个过程是最难得的,从一个单纯进入社会的大学生来看,我觉得身边没有什么坏人,遇到的人都是和善并友好的,没有遇到哪些恶心的人,顶多只有一些恶心的事而已。
 今年当头的一件事,无疑是比年龄阅历上涨更快的体重,一年之内, 从180到210,已然突破30大关,菜市场的猪肉都不敢这么涨,每次回家,我妈第一句雷打不动的:你又胖了,然后接上一段雷打不动的减肥演讲,感觉快把她自己都说服了,我还是无动于衷;也只是表面上的无动于衷,实际在心里已经制定了八大规划项目来锻炼自己,准备明日付诸实践。嗯,先定个闹钟,早起肯定是锻炼计划的第一步,上床睡觉前看会手机,感觉困的时候已然两点,第二天或睡过头没听到闹钟,或睁不开眼手臂自动控制手机关闭闹钟继续昏睡;直到日上三竿时清醒,抱头悔恨并决定推迟一日实施计划,终将变成《明日歌》中所颂:明日复明日,明日何其多!
 第二就是毕业了,懵懵懂懂的从学校步入了社会,虽然大学是一个小社会,可是心思单纯的我只存在自己的世界,都没有好好体验大学生活,连女朋友都没有;

曾经又一份大学生活摆在我面前,我没有珍惜,只沉醉于游戏,如果能有机会重来一次,我一定会找个女友,一起学习,空闲时间打打游戏,待到毕业进个国企,可惜,现在才后悔莫及,真是傻逼!

 大四这种时间段,大家都是回家继承家产,少部分人像我一样,在外苦苦求职。有点坎坷的进入了悦盈,然后工作了一年,辞职了,师兄师姐诚不欺我,第一份工作基本干不久,因为应届生这个群体还是存有幻想的,但是第一份工作往往达不到心里预期,现在人又是快节奏的急性子,不合就分咯。我工作了一年,也是到了瓶颈,看不到未来的发展,又不能提升个人的竞争力,肉眼可见的未来在那里都是机械式工作。那我也只能挥手拜拜。但是在公司里认识了一些人,还是很好的,这或许是在公司不多的收获之一了。
 说回大四,除去求职这一个大事,还有一件同样重要的事就是毕业设计了。这个没过毕业证书都拿不到,相当于大学四年白读,任何一个有点理智的大学生都不会轻视这个最后的大学考试。这里我只想说:感谢我的毕设导师,陶实老师,我为自己在大学生涯的末期遇到一个如此负责任的老师而感到幸运,甚至有点骄傲。因为这件事的直接后果就是我的毕设成绩事89.5,差一点优秀毕设。这个成绩可能也不是很好,但是想到这是我最后半个月加班加点从零开始捣鼓出来的作品,已经很欣慰了。一个优秀的老师,他的负责,严谨,认真都会影响着你,让你少走很多弯路,我很幸运。
 再就是些其他了,今年参加了两场婚礼;国庆回去参加了表姐的婚礼,她看起来很幸福,也祝他们日后能长长久久,希望姐夫能对表姐好点,携手同行白头到老,这是我对他们的衷心祝福。国庆后半段假期去了湖南游玩,鹏哥招待我在他家附近好好玩了一圈,很开心。然后是前两个星期,林结婚邀请我参加他的婚礼。也是请了假过去,当时有点小感冒,也没在意,过去当天的晚上,直接开始发烧,让我心慌了,大半夜朋友陪我去对面医院做了下核算还有拍片,告知我不要去参加婚礼,那真是傻了,跑了几百公里过来,最后被着五六公里拦住了,真的是恼火,待到核酸结果出来没事,才晚上去他家做了下,算是补上这个遗憾。不过接近年关,疫情又起,还是要自己注意,回来之后我还一直咳嗽,把办公室的同事吓的一惊一乍,自己也受不了自己,抽空去医院查了下,得,咽喉炎,嘱咐我少抽烟喝酒吃辛辣的东西,可是抽烟咱也不沾,酒最近也没喝,咋回事呢,想来怕是那顿麻辣烫的锅,忌口忌口,以后不吃了。
 年关将近,但是却没有那种期待感,毕业后的第一年,也就这么过去了,自己掰了下手指,也没数出几件值得铭记的事,想起支付宝年账单给我今年提了一个词“幻想”,细细沉思还有那么几分味道。
 至此,希望明年能脚踏实地,认认真真学习,考证,赚钱,做人,便够了。